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八卦 > 人要站起靠自己
人要站起靠自己
发表日期:2018-07-06 16:03|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女经济学家提了一个很绝的问题:中国人曾经也很贫困,世界上有谁可怜过他们

女经济学家提了一个很绝的问题:中国人曾经也很贫困,世界上有谁可怜过他们

《南方周末》9月17日那期,登了两篇关于坦赞铁路的文章。这条从坦桑尼亚港口达累斯萨拉姆到赞比亚铁路枢纽卡皮里姆波希的全长1800公里的铁路,曾经是我国最大援外项目。内陆国赞比亚的经济命脉是铜矿,在坦赞铁路开通之前,出口必须依赖当时由白人统治的南非。坦赞铁路使赞比亚在政治独立之后,又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5亿美元的慷慨援助,也使得在“文革”中陷于孤立的中国,赢得不少第三世界朋友。这是政治账。但是,从经济上讲,坦赞铁路从未赚过钱。

一个令世界困惑多年的问题是,自195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和其他国家给了非洲总计近25000亿美元的援助,为什么非洲发展这么慢?这些钱,直接发到个人,够非洲过几年的,为什么非洲还是这么穷?

有位哈佛和牛津训练的赞比亚美女经济学家,今年年初出版了一本抨击西方援助的书,标题就叫《致命援助》(Dead Aid),一上市就登上《纽约时报》排行榜。她认为西方援助使非洲变得更穷。援助使政府浪费甚至腐败,反正钱是别人白送的;援助也败坏民众的工作伦理,如果有人送吃送穿,为什么还要辛勤劳动?

女经济学家提了一个很绝的问题:中国人曾经也很贫困,世界上有谁可怜过他们?谁都没有提携13亿中国人脱离贫困的本事,中国人只能靠他们自己。首先是靠了自己的努力,中国人民才在改革开放后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

非洲人自己出面不要援助,这本书很能发人思考。不过,本文不是《致命援助》的读后感,所以下面另讲三个故事,谈谈援助(也可视作一种福利)可能引出的问题。

重庆今年有一万多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不少时评作者因此又对“应试教育”发起新一轮批判。一万多人弃考,也算一个很大的现象,如果是“应试教育”这类全国性原因,为什么只在重庆发生,其他省市未见报道?这里应该有地方性因素。由于人口趋势,今年全国毕业生人数少于去年,但重庆是增加的。根据这一线索,笔者查了一下,发现重庆在2007年将义务教育延伸到了高中。看来,有些学生是因为读高中不交学费了,才在课堂多坐了两年。反正是政府出的钱,弃考不心痛。

这个故事的教训是:很少人有兴致将白送的钱用出最大效益——甚至节俭刻苦的中国人都不行,虽说多受几年高中教育绝对是好事。

曾听一位专家讲,有一次,他在非洲某村落,发现当地水源比较浅,就划了个位置,给了一笔钱,让当地人买工具打井。过了几个月,他从别处打井回来,顺道检查一下。标志位置的白线还有痕迹,但酋长说钱已经用完了。他觉得很奇怪,这在当地也不是一笔小钱,村里怎么没什么变化?酋长黠慧地笑笑,问他上次数过人头没有,建议他去各家数一数。原来,他们买了一批女人。你认为婴儿死亡率太高,主要是饮水问题,水塘被人畜粪便污染了;他们觉得增加人口的更简捷办法是多搞几个女人。

这第二个故事的教训是: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让受援者自己支配援助,他想到的用法,往往不是授援者的本意。

2007年12月的肯尼亚大选,反对派指责当选连任的总统舞弊,引发全国性暴乱。暴乱首先在北部发生。为什么那里特别乱?这就和联合国对苏丹南部黑人的援助有关系。

苏丹政府与南部黑人长期内战,制造了大量难民。联合国被迫向这些难民提供食品。肯尼亚历来是非洲模范国家,其首都内罗毕为联合国在非洲的活动中心。联合国特意修建了一条从内罗毕到北部与苏丹接壤地区的公路,便于运送粮食。

苏丹政府对联合国人员有很多限制,获取南部的准确消息并不容易。而且援助机构有夸大灾情的天然倾向,西方募捐的食品,有时会超出当地实际需要。西方的食品都规定了有效期,过期只能销毁。否则,被人发现,要写文章批判西方人虚伪,竟然将过期食品援助非洲。联合国援助机构只得暗夜偷偷开车出去,找坑洞掩埋。却还是被肯尼亚当地人发现了。那些过期几天的火腿罐头,在西方是不能吃了,非洲农民却视作少见的美味。本来就对苏丹黑人可以获得免费食品而深感不平的当地人,先是在夜里拦截待销毁的食品,后来发展到大白天抢劫运送食品的车辆。本来很安宁的地区,闹到公路两旁盗匪出没。

这第三个故事的教训是: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即使授援者直接控制援助的发放,也可能引起意料之外的严重后果。

《致命援助》的作者,干脆建议西方国家立即中止一切援助。虽然,更可能的结果是,对非援助这一庞大的国际福利系统将按着自己的惯性,继续运转下去——就像很多国家的国内福利系统一样。

(作者为旅美学者)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